是这样,我觉得哲凡锁的死死的

私奔

云次方,元与均棋


[私设大郑老师和小郑老师差15岁,小郑是大郑捡回来的,阿云嘎比郑云龙大七岁,徐均朔比郑云龙大一岁]


在梅溪湖的光鸣岛上有一对兄弟,因为哥哥是老师,所以人们为了区分他俩叫他俩大郑老师,小郑老师。

小郑老师小时候有次大郑老师下班晚了,小郑老师就委委屈屈的抱着靠枕窝在家里沙发上,金豆豆把抱枕都洇湿了。

这个岛上有很多奇怪的事,比如小郑老师不是老师,当初只是为了区分兄弟俩才这么叫;比如有个外面来的人居然很怕水,从桥上马路过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是哆哆嗦嗦的;比如小郑老师没结婚孩子却有了六个[郑云龙!你不要往家里捡孩子了!孩子成山了!!!],更奇怪的是这个外来人居然什么都信天天跑到小郑老师楼下问他是教什么的。

小郑老师[教人怎么演骆驼]

外来人[大龙你好厉害!]

实际上小郑老师就是一学生

还好巧不巧是大郑老师学校的学生。

外来人偶尔跟在小郑老师后面一起去上课,直到大后面才明白过来‘小郑老师’这个词的意思。

刚一开始外来人问题多的不得了,小郑老师也问过你为什么问题这么多,外来人只说自己家乡没有这些。

小郑老师有点后悔不喜欢地理了,他也没离开岛出去玩过,不太理解为什么会有的地方没有这些东西的?外来人听完他的问句意外的沉默,过了好几天外来人问小郑老师[你要不要和我去看看我的家乡?]

小郑老师思考的期间,外来人甚至都替他想好了拒绝的理由,比如风沙太大,比如路途遥远,比如他俩其实也不算熟,比如大郑老师的威严。

可是小郑老师没说这些,他笑的时候喜欢眯眼睛,大大的眼睛眯成长长一条,像只猫,猫说[咱们开车去吧!]

后来证明他俩真的是太天真了,从岛上开车去外来人的家乡简直天方夜谭,大郑老师知道后给他俩买好了车票,还送他俩去了车站。

[郑棋元!我要跟人私奔了!!!!!!]

[行行行!快走吧!!!]

等小郑老师的‘私奔’之旅结束,惊奇的发现家里多了一只‘熊猫’,而‘熊猫’正背对他们看大郑老师做饭。

[哈哈哈哈哈哈郑棋元你哪儿偷来的???偷熊猫犯法的!]

等厨房那只熊猫转过来,小郑老师才发现居然是汉语言系的学长,学长跟他说:[你出大问题,好歹我也是你学长,现在是你哥对象,你怎么回事?]

小郑老师在震惊中理清前因后果,表示[老房子着火啦!]说完还怕大郑老师打他,把行李就地一放,拽着外来人又跑了,然后给他哥发短信说[郑棋元!我们继续私奔去了。]

他哥说[八月三十号之前记得回来。]

唉,小郑老师不是老师,只是一个学生,还不能像歌里唱的那样,两个人一起私奔到月球去。


我对比了一下
小情侣罢辽

圈老师这也太猫太好看了吧

老实说,出大问题
[圈老师学的还挺像的]

没,阿先生猫丢了
cp涉及元与均棋,佳昱,云次方

少年人的光只一瞬

ooc预警

be预警

短打

徐均朔认为是那首《总有一天》作为种子扎进了他心里,在六年中生根发芽,最终在声入人心的舞台上长成了参天大树。

少年人在行动上总是很快,带着一去不返的拧劲,飞快实现了第一期一起唱歌的flag,少年人却发现自己想要的更多,不只是一起歌唱,而是一直一起,天南地北。

于是他跟他的光唱道[梦醒了,我要你还在。]赤裸裸的表示我要你为我留下来。

他的光笑了。

他跟他的光肆无忌惮,没大没小的直呼姓名,还带着炫耀,看呀,我做到了你们不敢做的事,这个时候他的光察觉到了,光也只是温温和和的笑着说[叫什么都可以],于是少年人更加地肆无忌惮。

那么,光会停留吗?少年人心里总是没底,在练歌的空偶尔试探着问[郑迪,你喜不喜欢我译的词啊?]

[喜欢啊,译的挺好。]

[那我呢?]

这个时候如果有摄像头,郑棋元会在他开口前轻轻肘击一下,提醒他,话题还能从别处继续,可惜在这里这个时候没有摄像头,少年人很顺利的问了出来。

郑棋元没有回答,满室的沉默使人尴尬,好半晌后,郑棋元指着一段歌词说这里该怎么怎么唱,少年人没接茬[那我呢?]

[………]

[很喜欢。]

[是哪种?]

[………]这次的沉默时间更长,最终徐均朔败下阵来,看了眼郑棋元指着歌词说这里的确可以这么唱,又在歌词本上做了笔记,手指弯曲用敲桌子来做配乐进入下一段独唱歌词。

很多很多人觉得他的一往无前非常厉害,他最终把光圈在怀中,做到了很多人做不到的事,但是徐均朔清楚地知道,光是不会被圈住的,在他的眼神里没有任何被圈住的痕迹,光依旧是光,同样的,在别人那里他也是光,不会有被圈住的痕迹,很公平。

光是流动的,是透过的,是不会停留的。

于是少年人的光只一瞬,滞留在他心中,长长久久,久到树叶泛黄,树叶离开树枝。

七夕[是现代]

cp走官方,其余鳍竹鳍,牙印
ooc预警

ooc预警

ooc预警

跟前文没啥关系的小段子

七夕都过去了我才刚写完_(:з」∠)_

“明天七夕,局长特意给全局放了假。”

王宽一进屋就宣布了这个好消息,又和小景对视一眼对彼此点点头。

“看样子你和小景早就说好了啊这是。”元仲辛看看他俩又看看赵简“反正我跟赵简我俩也说好了。”

“没有。”赵简面无表情的拆台“现在说也可以。”

第二天王宽带着小景去了民政局,并且拿着小红本跟元仲辛晃悠“你和赵简什么时候……”话还没说完对面挂断了视频通话。

[对方手机不在身边请稍候再播]

“谁啊?”赵简一直听到元仲辛的手机在响,元仲辛也不接,直到对面耗尽了耐心。

“没谁。”元仲辛还没把手机关掉,赵简就抢了过去,然后看到了王宽发过来的图片和一句[你和赵简什么时候?]

“所以,什么时候啊?”赵简笑眯眯的看着怂成一团的人。

“今儿,今儿行吗?”

“行。”

晚上的时候赵简和元仲辛一起拿着小红本拍了照片发给了王宽,又在他们六个人的小群里发了一遍,至于为什么没给元伯鳍和梁竹发是因为他俩的手机号拨过去都是空号。

梁竹拎着一大袋子挂面和两个西红柿晃晃悠悠的往回走,半路上又买了一杯红豆奶茶,这次他找的屋子在一片城中村里,人多又杂很适合他,他虽然总爱偷摸跟在元伯鳍后面但这几天却没看到人,清净多了。

等面条熟了,梁竹端到客厅的时候发现客厅多了一个人,那个人手里还拿了一朵玫瑰花。

“………伯鳍。”梁竹看清后将面条放下,又把兜里的枪推了回去才坐下,故意没看他手里的花,只低着头吃面,刚才回来的时候也不是没看到街上那么多卖玫瑰的,超市里也林立着一块块巨大的广告牌,都在说着今天是情人节,天底下的有情人今天要在一起过节。

“竹,我饿死了。”元伯鳍倒不客气,把花往桌子上一放,看着梁竹。

“没做你那份。”梁竹三两口吃完自己那碗面,起身去了厨房,想着还好今天多买了一个西红柿。

韦原和薛映哪里也没去,一是薛映伤没好彻底,二是他俩哪里也不能去,因为宁令的人一直在韦卓然地盘外面等着他俩,韦原曾经试过迈出一步,就被不知道哪里打过来的子弹吓了回去,紧接着给元仲辛打了电话。

[您拨叫的用户正忙请稍后再拨]

“好吧。”韦原摊摊手,又拨了一次,[您拨叫的用户正忙请稍候再拨]“那我先回去跟阿映过节了。”

晚上韦原和薛映正窝在一块看电影的时候群通知响了,打开一看,嚯,元仲辛居然和赵简领证了。

韦原:[元仲辛你居然不怂了,可喜可贺]

王宽:[@元仲辛]

裴景:[@元仲辛]

赵简:[@元仲辛]

元仲辛:[我告诉你啊我可以随时撤回留给我哥的消息。]

韦原:[对不起我错了]

越来越ooc越来越话唠
[有空一定要俢一修番外]

其实他们一出场就是彼此很默契的亚子

针锋相对全都是高中时候的事了

然后其实我想想韦原和元仲辛都是很孤独的孩子吧其实

韦原是谁都信[因为身份谁也不敢‘违逆’他,其实背后一片骂声,很好捂热的],元仲辛是谁都不信[除了大哥,梁竹,梁寻,但是很多人都很喜欢他但是捂不热]

但是他们彼此成了朋友呀!元仲辛他们是真的担心他,天天熬夜找地址,做计划,等弄得差不多了看薛映可以动了才告诉他的,薛映可以算是第一时间知道的,比大元知道的还要早[大元“嗯?!”]

今天也是为宋大志流泪熬夜的一天

[表白是赵简先表白,但心动是元仲辛先心动]

[我和小景领证了,你和赵简呢,什么时候领?]

我觉得元仲辛怂跟他大哥有关系_(:з」∠)_

[一个小彩蛋:设定上大元和梁竹都当过兵,哥哥比梁竹服役时间长,梁竹中间去做老师了,大元在梁寻死后不久选择了退役然后很久没出现,梁竹也去做了杀手,大元和梁竹他俩什么都会做,毕竟要带孩子,他俩还会帮对方剪头发啊之类的,就很老夫老妻的亚子。]

[睡不着,上头,其实六个人都各自有点‘苦’,宽仔是世道,小景是身份,赵简是时代,元仲辛是人心,衙内是家庭,薛映也是身份]

设定



。在       ~我    ;他     ;;他们   ;;;人多小心

,不        :左    ¨右_下-上

!你        [•]埋伏   #陷阱

…哪里     11走